最新新闻 > 正文

蔡汉卿浴血奋战保卫武汉 晚年常祭拜革命先烈

时间:2011-09-27 09:27   来源:   作者: admin   

蔡汉卿(1882—1952),又名蔡希圣,湖北沔阳人。辛亥元老。辛亥革命武昌首义时,蔡汉卿向清总督衙门打响了第一炮,人们将他称为“蔡一炮”。

蔡汉卿浴血奋战保卫武汉  晚年常祭拜革命先烈

  武昌起义胜利,三镇光复后,清廷急调陆军大臣萌昌大举南下,并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舰队逆江而上,企图尽快夺回武汉,扑灭革命。
  为保卫首义之区和新生革命政权,湖北军政府积极扩军迎战,与清军展开殊死较量,史称武汉保卫战。整个战役自1911年10月18日起至11月27日,历时四十多天。蔡汉卿也参加了战斗,蔡汉卿作战奋不顾身。最终,因敌我力量悬殊,汉口、汉阳先后失守。
  武昌首义后,因为和黎元洪同乡,蔡汉卿曾一度升任师长。黎元洪下台后,蔡汉卿遂卸甲归田,回到洪湖老家,从此不再过问政治。
  1938年武汉沦陷前,蔡汉卿一家住进法租界的一个买办潘恕安家中。一天,潘家空着的楼梯转折处的亭子间里,突然住进了一个人,但终日房门紧闭,令人颇感神秘。忽一日门未关严,瞥见室内之人,就是石星川。原来,在日寇入侵武汉前便放出风声,欲以高官厚禄收买某些人。顺民且不愿做,更哪能当汉奸?蔡汉卿便邀石同赴四川,并一起上了轮船。哪知当船将启碇时蔡汉卿却避着蔡汉卿,偷偷下了船,坐上人力车,躲进了潘家。当日寇占据武汉后不久,石星川便出任了伪职,直至抗战胜利后,终因汉奸罪受到惩处。
  蔡汉卿赴川,辗转至离重庆几十里地的山洞镇,定居于平正农场18号。后来湖北人如贺国光、万耀煌等都住在这里,后面一个坎子上还住着张治中先生,如有日寇飞机过境,蔡汉卿家门前杆子上便挂起红灯笼以示警。石礅子山背面脚下,便有杨森家的大宅院,蔡汉卿家吃饭时要敲钟,其子弟们还要呼“吃爸爸的饭,跟爸爸干”的口号。有一次日寇飞机过境,扔下了一个副油箱,杨家惶恐不安,便在石礅子山腰挖了一个防空洞,筑时还因塌方压死过一人。后来前苏联驻华大使馆的避暑处所也建在山上面。
  1945年深秋,蔡汉卿一家与邬晓丹家结伴顺江而下。蔡汉卿们坐的是由一艘小火轮拖带的两支木驳,商人贪利,计划船到武汉便把它作木材卖掉,柏木船做得很马虎,途中一共走了12天,险情迭生,几乎葬身鱼腹。
回到武汉后,蔡汉卿每当双十节来到武昌烈士祠,祭奠先烈且与辛亥老人聚会。解放后,通过时任湖北省副省长熊晋槐等介绍,蔡汉卿正欲参加民革组织,为新中国的建设聊尽绵薄之力.

蔡汉卿打响革命第一炮 人送外号“蔡一炮” 1952年因病逝世

   “揭竿汉上为先著,立马蛇山第一功。”(居正撰联)辛亥革命武昌首义时,南湖炮队居功至伟。其中蔡汉卿当时向清总督衙门打响了第一炮,人们将他称为“蔡一炮”。
     蔡汉卿本来是一个农民,于壬午(公元1882)年正月十五诞生于湖北沔阳(后为洪湖)老湾乡前墩村。十四岁丧母,十六岁丧父,孑然一身,遂投靠于舅父家,一面打工放牛,一面跟着老表们在私塾中学点写算,由是稍通文墨。年稍壮,常转徙于邻近州县,赁作糊口,也曾至蒲圻柳山一带荒湖中砍割柴草以贩卖,希图成家立业。无奈家乡频遭水旱,如民谚所谓:“沙湖沔阳洲,十年九不收。”生活的艰辛,加以清廷腐败,政令苛酷,因此滋生了蔡汉卿的反抗情绪,暗中参加了具有反清性质的帮会组织,地方上称为“圈子会”。蔡汉卿参加帮会一事,渐为地方官绅所闻,一次蔡汉卿回到前墩,即被湾子里刘澄魁逮住。在送往官府途中,被同村捐有功名的刘澄之撞见,出于同情,要刘澄魁把蔡汉卿放了,还给了他百十文钱,叱其即速逃命。家乡是待不住了,于是蔡汉卿便与史定邦等人一道流落至武汉。到武汉后,蔡汉卿先是打工度日,曾参加过武泰闸等的修建工程。后通过同乡当时已是南湖炮八标排长刘鼎丞的引荐入伍当兵。其时军营中早已有革命组织,蔡汉卿不久即加入共进会并为炮队代表之一员。10月9日彭、刘、杨三烈士就义,是为直接导火索,10月10日晚当邓玉麟、李春萱将起义的通知传达至炮队时,7时许塘角辎重营的火光,宣告起义的号角已经吹响。早已按捺不住的炮八标的同志纷纷摩拳擦掌,跑出营房。蔡汉卿即赤膊上阵,大伙夺炮欲出。时有队官试图拦阻,蔡汉卿说今日有你无我,遂一脚将其踢翻,推炮至操场,首先向马队方向发炮,促其起事,继而向楚望台进发。蔡汉卿率山炮四门登起义门城楼,朝清总督衙门方向射击,各起义部队,见此情景斗志倍增。但黑夜中目标不明难于命中,围攻督署的部队将小都司巷一当铺献出的所储煤油,燃烧起来,顿时火光熊熊,照见督署一派通明。蔡汉卿乃以其旗杆为目标连发三炮击中督署签押房。此时清总督瑞澄及第八镇统制张彪,见再不能据督署顽抗,于是遁上楚豫军舰逃逸。壮烈的阳夏之战展开了。蔡汉卿也曾参战刘家庙之役,一日在战斗间隙回营休息,当欲脱下皮靴时,有一只却拉也拉不动,才发觉系因小腿受伤血液黏结所致。在前线由于精神高度集中于战斗,虽已负伤竟毫无察觉,当时革命军同仇敌忾奋不顾身的英勇精神由此可见一斑。
     1938年武汉沦陷前,蔡汉卿一家住进法租界的一个买办潘恕安家中。一天,潘家空着的楼梯转折处的亭子间里,突然住进了一个人,但终日房门紧闭,令人颇感神秘。忽一日门未关严,瞥见室内之人,就是石星川。原来,在日寇入侵武汉前便放出风声,欲以高官厚禄收买某些人。顺民且不愿做,更哪能当汉奸?蔡汉卿便邀石同赴四川,并一起上了轮船。哪知当船将启碇时他却避着蔡汉卿,偷偷下了船,坐上人力车,躲进了潘家。当日寇占据武汉后不久,石星川便出任了伪职,直至抗战胜利后,终因汉奸罪受到惩处。
     蔡汉卿赴川,辗转至离重庆几十里地的山洞镇,定居于平正农场18号。后来湖北人如贺国光、万耀煌等都住在这里,后面一个坎子上还住着张治中先生,如有日寇飞机过境,他家门前杆子上便挂起红灯笼以示警。石礅子山背面脚下,便有杨森家的大宅院,他家吃饭时要敲钟,其子弟们还要呼“吃爸爸的饭,跟爸爸干”的口号。有一次日寇飞机过境,扔下了一个副油箱,杨家惶恐不安,便在石礅子山腰挖了一个防空洞,筑时还因塌方压死过一人。后来前苏联驻华大使馆的避暑处所也建在山上面。
     1945年深秋,蔡汉卿一家与邬晓丹家结伴顺江而下。他们坐的是由一艘小火轮拖带的两支木驳,商人贪利,计划船到武汉便把它作木材卖掉,柏木船做得很马虎,途中一共走了12天,险情迭生,几乎葬身鱼腹。
     回到武汉后,蔡汉卿每当双十节来到武昌烈士祠,祭奠先烈且与辛亥老人聚会。解放后,通过时任湖北省副省长熊晋槐等介绍,蔡汉卿正欲参加民革组织,为新中国的建设聊尽绵薄,不幸于1952年因脑溢血逝世于武昌,享年70岁,葬于武昌公墓。
中国祭奠网编辑 蔡汉卿纪念馆网址是:http://jd.jidianol.com/caihanqing/index.aspx